• 1
您的位置:首页 >教育之窗>队伍建设>详细内容

十公里的坚守

来源:南山坪中学 作者:庹星 发布时间:2018-09-05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

十公里的坚守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记慈利县南山坪乡乡村教师符太平

 

上午8时许,顺着蜿蜒盘旋的山间公路上行十余公里,记者到达南山坪乡犀牛村小学,村小坐落在公路拐角处不起眼的位置,倚靠着大山的一排平房静静走进视野。

这是一所典型的农村学校,小学是一、二年级的复式班,目前有八个孩子在读。

选  择

“人之初,性本善,性相近,习相远……”,校园里书声琅琅,孩子们的声音整齐而清脆。透过教室窗户,黑板上一丝不苟的楷体板书映入眼帘,符太平老师拿着书,正一字一句认真带读。阳光穿过婆娑的树影落在他微驼的背上,随着书声起伏。

1981年,18岁的他高中毕业,凭着对教育事业的一腔热爱,次年当上了民办教师,没曾想,这一踏上讲台,就是35年。

任教的这些年间,由于工作调动,他辗转于南山坪乡前山的广阳村、沙湾村、梁山村等村子,于2007年扎根在犀牛村。十多年过去了,一批又一批孩子从这里飞出大山,学校也在不断发展变迁,唯一不变的是三尺讲台上的他,俨然已化身为山坳里的守护者,默默浇灌着渴望知识的孩子们。

得知记者的来意,他显得有些局促,揩了揩手上的粉笔灰,又掸了掸身上的军绿色外套,那外套已洗得有些发灰,袖口磨起了毛边,“这件衣服是五六年前买的”,符老师憨憨一笑:“山里人不讲究,衣服能穿就行,场上几十元买的,便宜,也耐穿!”

磨 难

年过半百的符老师,可谓人生道路坎坷。

1988年,他任南山坪乡梁山小学校长,兼任一至五年级的语文老师,当时已有身孕的妻子患上肺结核,由于家庭贫困没钱治疗,在煎熬中不幸去世。这对年轻的符老师来说,无疑是重创。

上天没有悲悯这个老实憨厚的教书匠,生活给他的打击远不止此。

2009年,他的亲弟弟患肝癌,治疗无效,撇下妻女撒手人寰,年仅42岁。弟媳悲痛欲绝,患上脑肿瘤,长期服药造成肺部感染,前不久因低血糖休克也离开了人世。年迈的父母再次白发人送黑发人,失去至亲的痛,狠狠咬噬着这个风雨飘摇的家。

而就在2014年,他的母亲被确诊为直肠癌,先后做了几次手术,2017年暑假,与他一起在学校工作的妻子患病,两人辗转于省市各个医院进行治疗,毕生积蓄全部用于医药费,所剩无几。

不幸接踵而至,不曾给他半点喘息的机会。

这些年,除了要照料好学校的大小事务,作为家中的“顶梁柱”,他更是成了医院的常客,但即便是这样,他也是利用双休日、寒暑假照料家里的事情,工作期间几乎没请过一次假,没缺过一堂课。说起这些,他只是苦笑,言语之中却无半点抱怨,接二连三的不幸让这个男人已坦然面对风雨,“只要我还活着,再大的打击也要挺住,工作时,我克制自己不去想家里的事,娃儿们就我一个老师,他们的前途要紧啊!”说到这里,他如鲠在喉。

坚 守

符老师家住乡上卫生院附近,他任教的犀牛村小距南山坪乡上约有10公里路程,平时他住学校,周末回家看望老人。大包小包,风里来,雨里去,他就这样跑了十多年。其实他有机会申请到离家仅千余米的中心小学上班,但他却从未动过这个念头,人家说他傻,他也不在意,用他自己的话说,他这是三上犀牛,这地儿与他有缘!来了,也就不想走了!

村小有幼儿园和小学,小学只有一个一、二年级组合起来的复式班,共8名学生。符老师理所当然成了这所学校的顶梁柱,既是校长,也是小学的全科教师,学校人手不够,为节约经费,上山打柴、卫生保洁、安全巡查,他样样来。乡亲们说符老师是真正的“以校为家”。课桌凳、门窗坏了,他亲手补修。房上的瓦片被大风揭了,他亲自上房检修。

去年冬天天气严寒,一场大雪铺天盖地,将南山坪乡捂了个严严实实,后山发生冰冻,往村小去的公路路面结冰,行人走路直打趔趄,更别说行车。当时正值周末,符老师照例要去乡上拉回学校食堂用的食材,路途遥远,他只得骑上摩托车小心翼翼地上了路,回程时一个拐角处,车子在湿滑的路面难以控制,他不慎连人带车翻到路边的小沟里,后备箱里的菜全甩了出来,他也重重摔倒了地上,索性并无大碍,他赶紧爬起来,捡起洒落一地的肉和菜,又艰难地上路。

每个星期,符老师都要多次往返乡上和学校,一来二去,这条路,他不知走了多少回。

他生活极简朴,教室旁边的一间房就是他的起居室,这间不到十平米的屋子既是卧室,也是办公室。一个笨重的老式衣柜,一张漆面斑驳的桌子,一张单人床,如此而已。墙上整齐地挂着一排手写的教学计划与学生辅导手记,桌上是一摞正在批改的作业本。记者瞥见一本约莫字典厚的《当代中国教育文论》,里面有符老师数年前发表的两篇文章,细细读完,记者不由得赞叹,符老师蜡黄的脸上绽放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,忙说:“不算什么,不算什么,只是年轻时的爱好罢了。”

问及心愿,他笑道:“现在党和国家的政策越来越好了,我这辈子没什么大的愿望,一转眼,我也快退休了,只要犀牛小学不垮,我就一直干下去,就算只有一个孩子,我也教!”末了,他又补充一句:“去乡上读书太远了,村子里的娃儿们以后还得往这里来。哎,就是不知道如果我走了,谁来教娃儿们……”他抬手揉揉眼睛,那浑浊的眼睛里,似有星光在闪。

他起身望向窗外,我顺着他的目光,窗外是郁郁葱葱的大山,欢快的鸟叫在初夏氤氲的空气里荡漾开来,是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。

当地百姓常说:“犀牛凼里有神灵”,保佑着这个祥和宁静的村子。记者想,符太平老师不正是这大山深处陪伴孩子们茁壮成长的庇护者吗?

【打印正文】